祇南

行遍山水多情处,江湖归来叙旧茶。忘羡赤黑不拆不逆。微博产粮@打算自己产粮的祇南 ,欢迎勾搭玩耍w

给徒弟弟的文腿的封面_(:з」∠)_

“…魏婴?”
“魏婴?!”
“魏婴!!!!”
“……魏……婴。”
手残瞎几把乱涂  一个脑洞 大概时间是羡羡死后 汪叽喝醉的时候做梦梦到少年时期的羡羡对着他笑 然后梦里的羡羡越走越远然后汪叽醒了 发现这只是个梦(这只是一个脑洞orz ​​​

瞎涂一个羡羡……手残我也很绝望啊【。

儿童节快乐qaq

失踪人口回来摸个鱼qaq

大家好欢迎大家收听lo主直播手残党の号哭【【qaq


啊所以说明天赤黑日!!!!!!!!

暗搓搓的摸了个鱼,就当贺图吧【【喂

讲真第一次用板子画赤黑……画的很渣请见谅QAQ

动作有参考SAI资源库发过的CP常用姿势。

话说我画这样的图真的不会被吞咩……

这里镜昼/祇南,微博 @祇南 求勾搭求带走啊!!!!【×


       我们都会遇到那个人吧,陪你走过一段路,影影绰绰似乎开始了模糊的恋情,事后想来却仿佛停止于尚未开始的爱。或许是多年再见,各自安静生活数年。在某个人潮拥挤的街头,透过公车的玻璃窗突然看见你,想叫让司机马上停车,想用力拍打窗户来引起你的注意,想从车上跳下来,想奔跑,想大喊大叫,想把整个阻隔在你我之间的世界撕裂。呼吸急促,面额潮红,手指颤抖,在激烈的想象中把自己感动得快哭了。而事实总是一动不动地坐着,安静地看你远去。你的脸,从开始到现在,我原来从未看清楚过。我知道我只能陪你走这一段路。



知乎上看到这一段话。突然就想写个暗恋梗……【。

呜呜呜。

自家儿子www突然想画一个粉色头发的男孩子于是就这么干了www本体是可爱的兔子www身高173体重55kg性格温柔又迷糊(*/ω\*)名字叫啥好…?(*/ω\*)

对了外加一条这是一只喜欢吃辣条的兔子×

【给LOF的建议】“这不是我的理想国”

既然那么多人都给LOFTER提出了建议那我也说一下吧。

 

我的建议是希望LOF把关注的人的动态和关注的人的推荐分成两个板块,实话说每次打开LOF看到的都是一堆推荐而找不到关注的人的动态这样真的有点烦,更何况有些推荐并不是自己的菜。如果要一个一个点用户头像去看关注的人的更新真的挺麻烦,如果是大大的话还好,推荐的人多也不怕更新会埋没在推荐里,但是小透明就比较苦逼了,看文的人就集中在发文的一两个小时里,没多久文就埋没在推荐里了也挺受打击的。

 

还有那个根据性别来推荐的板块也可以删掉。喜好这种东西可以跟性别无关。

 

嗯,个人的意见。

跟我看法相同的人请你们按下小蓝手(*/ω\*)

然后就是,LOFTER的app为啥没有草稿箱??为啥没有草稿箱???为啥没有草稿箱???这样子我用电脑码字存在草稿箱里的东西在手机app上就找不到啊每次想接着码有点麻烦的。

另外,看到LOFTER又更新了。看到LOGO变成这样就果断放弃更新的我。实在是太机智了。

 

【另外这篇博客只是给LOF的一点个人建议……我并没有要引战什么的意思,我的本意是希望LOF能做得更好,当然有些亲对LOF的某些地方做的不够好不满心情我能了解,对我的观点不予赞同的亲可以无视这篇博客……希望大家在评论的时候不要用太过激烈的言辞,避免出现引战撕逼的状况,谢谢大家】

祈福天津。

LOFTER里天津的小伙伴们,愿平安。

【赤黑】柢年03

★卡文卡了这么久真是抱歉qaq!!这里依旧是帅气的镜昼!!!于是小黑子表白了。【并不】

★看前面两章请戳我头像!!爪机不方便放链接

03

        酒吧的位置距离家的位置有点远。等你抱着二号走到家门口已经快要十一点半。

        不知道这算不算晚归——你一边在书包里摸索着一边想,然而你并没有从书包里翻出你想要的钥匙,倒是翻出了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塞进去的粉色纸条。

        估计是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了吧?你有点苦恼地皱了皱眉,看样子只好麻烦赤司君开门了呢。

       

        叩叩叩。


        敲门的声音不轻不重,如果赤司君在书房或者客厅应该能听到。

        然而并没有人来为你开门。


        难道说还没回来……?

       

        你翻出手机拨通了赤司的电话。


        “喂?”

        “赤司君,是我。”

        “黑子?”

        “是……”你顿了顿,“赤司君现在在家吗?我想我大概忘记带钥匙了。”

        “……稍等。”


        咔哒。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你愣了一下。


        红发青年穿着黑色衬衫出现在门口,衣领微微敞开,嶙峋的锁骨在月光下

若隐若现。应该是刚刚洗完澡,红色的发丝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滴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洗发香波的味道。

        随意搭在肩上的白色毛巾。

        覆在额前的有点凌乱的刘海。

        沾在睫毛上的在月光下闪闪发亮的细小水珠。


        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赤司真的……很好看。


        “进来吧。”

        “嗯。”


        你不动声色地挪开视线,抱着二号走进玄关,在换鞋的时候顺手将从书包里翻出来的粉色纸条放在鞋柜上。

 

        赤司在浴室里面吹头发,吹风机发出的嗡嗡的轰鸣声。挂在墙上的花洒刚刚被关紧不久,偶尔还是会有水珠沿着莲蓬头的边缘滴落下来,在铺了一层水的瓷砖地面上溅起小到难以看见的水花。你斜倚在门边看着,青年纤长有力的手指在红色的发丝之间来回穿梭,脑袋微微往下低垂着,露出一小块象牙色的后颈皮肤。侧脸的轮廓线条干脆利落,是年轻男生所特有的模样。

         “赤司君不去当模特实在是浪费资源。”你倚在门边看了一会儿之后下了结论。

         “这算是夸奖么?”赤发男生笑了笑,顺手关掉吹风机的开关。

        “并不是损人的话,”你走进浴室将准备换洗的衣物放在毛巾架上,“只是觉得赤司君的确有这样的资本。”

        “多谢夸奖,”赤司将吹风机的插头拔下,然后把吹风机放到洗盥池下面的柜子里,“我还是头一次听到同性这样评价我,看样子黑子已经迷上我了?”说话间已经换上了一脸戏谑的笑容。

        “要这么说也没错,”你转过头,目光直视对方,将那双赤色的双眸映入到你天空色的瞳中,“赤司君一直以来都很有魅力。不愧是我尊敬的人。”

        赤司明显没有料到你会这么说,毕竟那只是一句玩笑话。他脸上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诧,不过很快就恢复原状,微微笑着:“还真是令人意外……实话说黑子这样说的话会让我擅自认为自己在黑子心里占有特殊的地位啊。”

        “赤司君要这么认为的话也没错吧。”你稍稍思考了一会儿,认真道。

        “欸?”这次真的是始料不及。

        “发现我的才能的人是你,不是么?”


        白色的灯光从天花板上直直地照射下来,在雾气尚未完全消散的浴室里凭空凸显出一丝暧昧的味道。而你只是看着他,平静的眼神中带有一点认真和执着。


        “……的确如此。”赤司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扶门正准备离开:“发现你才能的人是我。记住这点,哲也。”

       

        你的眼睛倏然睁大。

       

         “赤司君!”来不及多想,你的手已经匆忙抓住了赤司。

         “嗯?”赤司回头,“怎么了?”

         “你刚刚……”

         话说到一半又生生被你咽了下去。

        

         赤色的双瞳。

         不是一金一赤。

       

        “黑子?”

        “……没什么。”你松开手,神色恢复平静,“抱歉。”

        赤司盯着你看了一会儿,赤色的双瞳像是古老幽深的潭,让人摸不透他心中的思绪。

        “如果在聚会上玩累了,就早点休息吧。”       

         颀长的身影消失在浴室门外,过了一会儿你听到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

       

         “……知道了。”


        剩下你一个人在浴室里,怔怔地看着自己方才抓到那个人的手发呆。


        他刚刚……是叫了一声“哲也”吧?

       

————TBC————

【蠢镜子的话:拖了这么久实在抱歉……嗯……怎么说呢,我失恋了。嗯,喜欢了整整五年……最后放手了就这样。其实也没多大事 …因为这个拖文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大家久等了。鞠躬。】       


【赤黑】柢年02 by镜昼

依旧大学同居设定二人称和上帝视角走起(*/ω\*)
这里是帅气的镜砸你萌确定不来勾搭我嘛(*/ω\*)
02

        在找了两三圈之后你终于在一条偏僻的小巷里找到编辑妹子之前跟你说的那家酒吧,这时已经是7:26,比约定好的时间晚了快半个小时。

       

        “打扰了,请问……”

        “哇啊!!!!!!”戴着黑框眼镜的年轻酒保被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端着托盘的手猛的一抖,险些打翻盘中托着的盛满酒的酒杯。“十!十分抱歉!!!!”

        “……抱歉,吓到您了。”你面无表情地道歉,要不是语气上能隐隐听出道歉的味道,在别人眼中还真看不出你是在诚心诚意地道歉。“请问一下,306包厢在哪?”“哦……哦,好的,请跟我来!”

         总是这样。你跟在酒保的后面亦步亦趋地走着,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无奈。因为自身的存在感过低所以经常吓到别人这种事,你本应该习以为常,却仍会期待着能有人不被你的低存在感吓到。然而不管是朝夕相处的同学还是志同道合的伙伴,总是鲜有人能做到这样。说起来,到目前为止能基本上不被你的低存在感吓到的人只有——赤司君。

        到目前为止自己认识的人里面,还没有谁的洞察能力能超过赤司君吧。

        想到这里你的目光向下垂了垂,抿了抿唇,又快步跟上酒保的步伐。

        “黑子!!你又迟到!!”推开包厢门的时候责编朝比奈惠美第一个发现跟在酒保身后的你,大声嚷嚷着非要你接受惩罚。等酒保走后你拉开书包拉链把二号从书包里抱出来,略带无奈地说:“抱歉,在路上不小心迷路了。” “哈?!这是什么理由——不管,迟到的人要罚酒哦!”“那个——”不等你拒绝,朝比奈便倒了一杯燕麦啤酒递到你手中。你还没开始喝,怀里的二号就已经跃跃欲试,两只小爪子往前一挥——你没来得及躲开,手中的杯子“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然而二号丝毫没有自己干了坏事的自觉,它低头看了看被打翻的酒杯,“汪呜”一声之后又摇着尾巴吐着粉色的小舌头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你。

        于是你和二号一人一狗就这么互相瞪着。

        最后还是你先败下阵来:“……抱歉,请再给我一杯啤酒。”

         已过中年的主编微笑着递过一杯新倒的燕麦啤酒,和蔼地说:“黑子还只是学生吧?年轻人,可别太贪杯啊!”你接过酒杯,有礼貌的说了一句谢谢,然后仰头一口将杯里的酒喝光。

        酒顺着喉咙一点点滑下去,在舌尖上留下微微的苦味,酒精的味道一点一点在嘴里扩散开来。

        一杯啤酒很快下肚,等到透明的玻璃杯底只剩下白色泡沫的时候你抬手去擦嘴角残留的酒,二号却更快你一步伸出粉色的小舌头在你的唇边舔了舔。

         “二号别闹,”你将脸转向一边,腾出一只手推开二号的头,小家伙一脸不情愿地扑腾着爪子,发出可怜兮兮的呜呜的叫声。

         “噗……”朝比奈实在是忍不住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说黑子,你还是挺受小动物欢迎嘛!”

        “朝比奈小姐请不要取笑我……”你感到有些无奈。

        “哪里哪里!这明明是在夸奖你啊小伙子!!噗……”

        “……真是抱歉,我可不觉得这像是夸奖的话。”

        “说起来,我还记得黑子君第一次喝酒时候的样子呢,”一直优雅地端坐着的西行寺园子微笑着开口,“真是令人怀念。不知道黑子君还记不记得?”

        “……当然记得。恕我直言,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令人怀念的事。”你有些尴尬地回答。

       

        西行寺小姐所说的事你怎么会不记得。

       

        那是大一的时候,编辑部组织联欢,不记得是谁提出要玩国王游戏,然后轮到朝比奈当国王的时候下的命令是10号给6号灌酒三杯。很不幸的,你就是那个要被灌酒的人。那是你第一次喝酒,喝第一口酒就被呛了半死,整个灌酒的过程进行得异常艰难。等三杯红酒下肚,你已经是晕晕乎乎昏昏沉沉,双眼朦胧一片。至于后来发生了些什么在你的记忆中是模糊不清的——你隐约记得有人说要把你送回去,然后等你醒来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回到自己居住的地方,却不是在你的房间里,再转头,就在黑暗中隐约看到了一张放大的脸。

       

        是赤司。

        凉凉的月光映在他的脸上,你们隔的距离实在太近,近到你可以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甚至能够借着月光数清他有多少根睫毛。

        “……赤司……君?”你仍在醉意中尚未完全清醒,几乎是下意识地叫出了那个名字,发出的声音带着一点沙哑。

        被呼唤的人微微皱了皱眉,在下一秒睁开了双眼:“……醒了吗,黑子?”

        “嗯……”你伸手按了按太阳穴,醉意还没完全消散,太阳穴突突突地往上跳着,疼痛感像是涨潮时的巨大海浪,一波又一波不断袭来,你压低了声音发出一声闷哼。声音不大,然而在这寂静的夜里却显得格外清晰。

        一只手很及时地从旁边伸过来揉了揉你的太阳穴,指尖还带有被窝的温度。

        “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你顿了顿,“谢谢赤司君。”

        身旁的人闻言收回手:“醒了的话就起来。”

        “……诶?”

        “在客厅里有泡好的醒酒茶,去喝一杯,”赤司说,“还有,我的手麻了。”

        你这才发现你是枕着那个人的胳膊睡着的,你把头往旁边侧了侧,然后用手肘撑起自己的身体。

        “抱歉赤司君,给你带来麻烦了。”你往左边挪了挪,看到自己的拖鞋,然后穿上。

        “黑子喝醉的时候很听话,所以也没带来什么麻烦,不过,”正在活动手腕的人停下动作,赤色的双瞳紧紧盯着你,一瞬间你几乎感受到了冷气:“下次不准醉宿。”

        你看着对面的人张了张嘴,原本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咽了下去:“……知道了。”

       

        那是你第一次感受到赤司在恢复第一人格后生气。

        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醉宿过,每次朋友聚会你总是挑低浓度的燕麦啤酒来喝。

       

        说起来……今天聚会的事好像还没告诉赤司君。

       

        这样想着,你翻出手机传了简讯。

        传出的简讯很快得到回复:

        「From 赤司君:

                        不准醉宿。」

        你的嘴角拉开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To赤司君:

                   好。」

第一章链接: http://bitter-lianum.lofter.com/post/1cae1ec7_797f63d
       

       

突然觉得也许我该去了解一下ABO。就是突然感兴趣了这样【喂。《柢年》02仍在构思码字中……

【赤黑】《柢年》

★赤黑同人,赤黑大学同居设定

★大概是一些普通日常生活

★上帝视角,二人称走起( •̀∀•́ )

★嘿这里是镜昼!!!!微博也是lof名你们找我玩好不好!!!

01

        在盛夏的末尾你突然觉得你看到了岁月。真的是岁月,浅色的光芒不动声色地从那人几乎完美的侧脸扫过,轻拂过你的鼻尖和发梢,最后兜兜转转落入你浅色的瞳孔里。你用力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再睁开眼,眼眶不知在什么时候又红了一圈。

        “怎么了?”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来,你刚刚把手覆在眼睛上准备擦干,身旁的人就已经及时发现并递上纸巾,透过指缝你看见他修长的手,骨节分明。

        “没什么,”接过纸巾你下意识地回答,“不过是切洋葱时眼睛受到了刺激。”你的声音平缓而稳定,听上去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很好地掩饰了你内心的紧张与慌乱。

        “去用冷水洗一洗吧,这里我来就好。”

        “那就麻烦赤司君了。”

        “没关系。”

        像是得到了来自国王的特赦,你几乎是用逃一般的速度冲向卫生间,拧开水龙头捧起一捧水泼在脸上,又用力揉了揉眼睛,感觉洋葱带来的刺激似乎少了不少。额前的发丝被水打湿后粘在脸上,水珠顺着发丝滑下来,滑过高挺的鼻梁骨,然后滴落到洗盥池里,发出几乎微不可闻的声响。

        从厨房里传来“笃笃笃”的有节奏的切菜的声音,你闭上眼也能想象出那人面对着锅碗瓢盆和一大堆食材却依旧能忙得有条不紊的样子——白色衬衫的袖口向上卷起,露出一小节线条干净利落的小臂。骨节分明的手紧握着菜刀把土豆或是黄瓜切成薄片,虽然刀功比不上大厨但切出来的薄片都很均匀还算好看。做料理的时候不喜欢穿围裙可是身上的衣服依旧一尘不染,反倒是自己即使穿上围裙有时候依旧免不了衣服上会沾上污渍。总之看着那个人下厨的模样让你无法将现在的他与刚刚搬进这所公寓的时候第一次下厨差点把厨房烧掉的那个赤司征十郎联系到一起。

        于是你又想起和那个人刚刚住到一起的时候——你炒菜炒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来了电话,桃井在电话那端抽抽噎噎的哭着说想要见你,于是你将炒到一半的菜交给那个人然后匆匆跑出门,结果回来的时候就看到大火包围的锅碗瓢盆以及手忙脚乱地忙着灭火的赤司。  

        “没想到赤司君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帮着灭完火之后你面无表情地调侃道,“实在是难得一见的景色。”

        被调侃的人面色很明显地僵了僵,整个人看上去有些尴尬:“……料理这种事我的确不擅长。”顿了顿之后又说:“还有,黑子,”

        “?”   

        “我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也是呢。”

        后来那天晚饭你们一起到附近的寿司 屋解决,你跟那个人提议如果不介意经常吃水煮蛋的话以后就由你来做饭,那个人在当时微笑着说“那以后就麻烦你了。”然而第二天你放学回家的时候就看见餐厅的饭桌上摆着一些家常料理,而昨天差点把厨房烧掉的那个家伙正抱着菜谱在厨房里认认真真地忙碌着。你悄悄尝了一口桌上的料理,味道竟然还不错。

        后来你问他为什么要学习料理,做饭这种事本可以交给你来做。那个人的回答是不能容忍自己在这种小事上也败北,“再怎么说黑子可是见证过我败北两次的人,不要再被你小看了才好。”说这些话的时候那个人脸上一直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

        他说的“两次败北”你再清楚不过,第一次是指高中那年在Winter Cup的决赛上洛山输给诚凛,第二次败北自然是上次赤司差点把厨房烧掉那次。

         “怎么会呢。赤司君一直以来都是我最尊敬的人呢。”你放下筷子,一脸认真地回答。从相遇到现在,那个人一直以来都是你最感激和尊敬的存在,也是最想要接近的存在,即使后来在赛场上赢了他,也依旧如此。

        “我的荣幸。”那个人刚开始的时候愣了愣,而后扯开嘴角的弧度,淡淡的笑了。

        然后那个人开始经常亲自下厨,在一两个月之后厨艺大有长进,水平已经远远高出拿手菜只有水煮蛋的自己。

         果然赤司君不是普通的普通人吧,你在心中感慨着。

         “黑子,有时间站在那里盯着我看的话不如来帮我一把如何?”

         那个人沉静好听的嗓音响起,你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你已经回到厨房,并且还盯着那个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看了老半天。

       “呃……抱歉,马上就来。”你觉得耳根有点发烫,走过去把那个人切好的菜倒进锅里,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闻见那个人身上特有的柠檬香味,心跳突然之间咚咚咚 加速了一倍。这时候你突然庆幸自己有一张不怎么外露情绪的脸。

       

         吃饭的时候你开始打量起坐在对面的赤发青年,略长的赤色刘海安静地覆在额前,往昔柔软的少年的轮廓已经被干净利落的青年轮廓所替代,仔细看的话下巴上有短短的青色胡渣。岁月的浅色光芒在那人脸上辗转而过,把那个人从少年变成青年,而你却总是恍恍惚惚觉得认识那个人是在昨天。

         “黑子君是在观察我么?”对面的人突然抬头,视线突然和那双赤色的眸子相撞,把你吓了一跳,“这个时候还是专心吃饭比较好。”

         “……抱歉,是我失礼了。”

         你慌慌张张低下头吃饭,却听到对面的人发出一声轻笑。

         “有观察出什么来么?”

         “……似乎比以前长得帅些了呢,赤司君。”你当然知道这是调侃,所以你给出的回答也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蹦出来的。

        “噗……多谢夸奖。还有,黑子也很帅。”

        只不过比不上我罢了。

      “……谢,谢,赤,司,君,夸,奖。”这次真的是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咬出来的了。

       真是恶劣。

     

       吃过饭后你坐到电脑面前开始码字。故事情节是一名联军军官通过机械师D.J.认识了一个机器人少年并任用他做自己的副官,于是机器人少年自以为取得了他的全部信任并得到了“朋友”,然而实际上……整个故事情节按照你的思路走应该是这样,可是你却偏偏卡在了一个关于酒吧的场景描写上写不下去了。有点烦躁。

        编辑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敲你小窗:“在吗?”

        “在。”你想了想又补上一句:“稿子还没写好。”

        “没事今天不催稿。卡哪了?”

        “酒吧的场景描写。”

        “正好,编辑部的主编要走了,过两天会有新的主编上任,大家打算去酒吧给他开个欢送会,你来么?”

        “什么时候?”

        “明天晚上。”

        “好。”

      ————TBC————

      

     

空气中弥漫着风和海洋的味道。

嘿,我想你了。


喜欢石进。他的夜的钢琴曲系列最喜欢的之一。每次听这个就想起CP坐在书房里给我弹这首曲子的样子,暖心。

我在这里寻找。

我在这里迷惘。

我在这里欢笑。

我在这里哭泣。

风裹挟了一切,爱恨悲欢,终成梦境。

《无间双龙》BGM 版本2 ;女声哼唱版 附送歌词~

Recurring fate
you’re still haunting me
no one believes no one will know
Recurring fate
you’re still whispering
no one believes no one no one can tell

《无间双龙》BGM 版本1 吉他轻轻弹奏的感觉很棒,这个版本是比较舒缓的,适合写作业的时候听√

突然想画戏子就画了,然后……。实在是太挫【捂脸

画完的时候还挺开心的扫描上来后猛然发现整个脖子都是歪的比例还不对。【……

简直……

[我听见,花火盛开的声音。]

和风系纯音乐,开头烟花绽放的声音炒鸡棒O(∩_∩)O~~

推荐√

东京喰种OP

[被掩埋在黑暗与绝望之下的时间缝隙里]

[到底 什么才是真相]

「Unravel」  

作詞: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  

作曲: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  

唄:TK from 凛として時雨   

教(おし)えてよ 教(おし)えてよ その仕组(しく)みを

o shi e te yo  o shi e te yo  so no shi ku mi o

告诉我 告诉我 在其中的阴谋 

仆(ぼく)の中(なか)に谁(だれ)かいるの? 

bo ku no na ka ni da re ka i ru no

是谁在我体内? 

壊(こわ)れた壊(こわ)れたよ この世界(せかい)で

ko wa re ta  ko wa re ta yo  ko no se kai de

坏掉了 坏掉了 这个世界 

君(きみ)が笑(わら)う 何(なに)も见(み)えずに 

ki mi ga wa ra u na ni mo  mi e zu ni

 你在笑 明明什么也看不见  

壊(こわ)れた仆(ぼく)なんてさ 息(いき)を止(と)めて

ko wa re ta  bo ku na n te sa i ki o to me te

请让这个坏掉的我 停止呼吸 

ほどけない もうほどけないよ

ho do ke na i  mo ho do ke na i yo

解不开 已经什么都不明白了 

真実(しんじつ)さえ

freeze shi n ji tsu sa e  freeze

连真相也 被冰冻了 

壊(こわ)せる 壊(こわ)せない 狂(くる)える 狂(くる)えない

ko wa se ru  ko wa se na i ku ru e ru ku ru e na i

 快要坏掉了 不能坏掉  快要疯掉了 不能疯掉 

あなたを见(み)つけて

a na ta o mi tsu ke te

我要找到你  

揺(ゆ)れた 歪(ゆが)んだ世界(せかい)に立(た)った仆(ぼく)は 

yu re ta yu ga n da se kai ni ta tta bo ku wa

我站在这动荡扭曲的世界里 

透(す)き通(とお)って见(み)えなくなって

su ki to o tte mi e na ku na tte

 透过间隙渐渐什么无法看清 

见(み)つけないで仆(ぼく)のことを

mi tsu ke na i de bo ku no ko to o

请不要找我 

见(み)つめないで 

mi tsu me na i de

不要看着我  

谁(だれ)かが描(か)いた世界(せかい)の中(なか)で

da re ka ga ka i ta se ka i no na ka de

在不知是谁描绘的这个世界里 

あなたを伤(きずつ)けたくはないよ

a na ta o ki zu tsu ke ta ku wa na i yo

 不想伤害你 

忆(おべ)えてて仆(ぼく)のことを

o bo e te te bo ku no ko to o

请记住我的存在 

鲜(あざ)やかなまま a za ya ka na ma ma

这个鲜明的存在  

无限(むげん)に広(ひろ)がる 孤独(こどく)が络(から)まる

mu ge n ni hi ro ga ru ko do ku ga ka ra ma ru

无限弥漫开来的 孤独缠绕着我 

无邪気(むじゃき)に笑(わら)った 记忆(きおく)が刺(さ)さって mu ja ki ni wa ra tta ki o ku ga sa sa tte

记忆中无邪的微笑 隐隐刺痛 

動(うご)けない 動(うご)けない 動(うご)けない

u go ke na i  u go ke na i

动不了 动不了 动不了 

動(うご)けない 動(うご)けない 動(うご)けないよ

u go ke na i  u go ke na i u go ke na i yo

动不了了 已经动不了了  

unravelling the world unravelling the world  

変(か)わってしまった 変(か)えられなかった

ka wa tte shi ma tta  ka e ra re na ka tta

已经面目全非的 无可奈何的 

二(ふた)つが络(から)まる 二人(ふたり)が灭(ほろ)びる

fu ta tsu ga ka ra ma ru  fu ta ri ga ho ro bi ru

两者相互纠缠 两人一起灭亡 

壊(こわ)せる 壊(こわ)せない 狂(くる)える 狂(くる)えない

ko wa se ru  ko wa se na i  ku ru e ru  ku ru e na i

快要坏掉了 不能坏掉 快要疯掉了 不能疯掉 

あなたを汚(よご)せないよ a na ta o yo go se na i yo

不想污染你  

揺(ゆ)れた 歪(ゆが)んだ世界(せかい)に立(た)った仆(ぼく)は 

yu re ta  yu ga n da se ka i ni ta tta bo ku wa

我站在这荡扭曲的世界里 

透(す)き通(とお)って见(み)えなくなって

su ki to o tte mi e na ku na tte

透过间隙渐渐什么无法看清 

见(み)つけないで仆(ぼく)のことを

mi tsu ke na i de bo ku no ko to o

请不要找我 

见(み)つめないで

mi tsu me na i de

不要看着我  

谁(だれ)かが仕组(しく)んだ孤独(こどく)な罠(わな)に

da re ka ga shi ku n da ko do ku na wa na ni

由谁来布置这阴谋 陷入孤独的圈套 

未来(みらい)が解(ほど)けてしまう前(まえ)に 

mi ra i ga to ke te shi ma u ma e ni

如果未来我没有逃脱 

覚(おべ)え出(だ)して 仆(ぼく)のことを

o bo e da shi te bo ku no ko to o

也请记得我的存在 

鲜(あざ)やかなまま a za ya ka na ma ma

这个鲜明的存在  

忘(わす)れないで 忘(わす)れないで 忘(わす)れないで 忘(わす)れないで 

wa su re na i de  wa su re na i de  wa su re na i de  wa su re na i de

请不要忘记 不要忘记 不要忘记 不要忘记 

変(か)わってしまったことに

Paralyze ka wa tte shi ma tta ko to ni Paralyze

对面目全非的事情已经麻木 

変(か)えられないことだらけ

Paradise ka e ra re na i ko to da ra ke Paradise

 这个无可奈何的事情的乐园 

忆(おぼえ)えてて仆(ぼく)の事(こと)を

o bo e te te bo ku no ko to o

请一直记得我  

教(おし)えて 教(おし)えて 

o shi e te  o shi e te

告诉我 告诉我



_(:з」∠)_鼠绘!!!!线稿来自SAI吧w有过程但是非直播_(:з」∠)_圆神简直萌萌哒!!!!最后小伙伴们依旧求GD!!这里祗南/镜昼!!!!

_(:з」∠)_鼠绘上色。线稿来自贴吧w【线稿非原创】

上色过程中忘记截图了_(:з」∠)_在SAI吧看到大大们的鼠绘简直触瞎!!!!!顺便这里小透明祗南/镜昼,小伙伴们求GD!!!